返回

三国之龙图天下

首页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大明有一种刑律,名为流放! 下
    棋局之中,黑白交错,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

    牧景一开始觉得曹操的水平应该不错的,因为历史上曹操是一个文武全才的人,不仅仅打下了半壁江山,而且还在文学上造诣奇高。

    下棋也是属于一种文学素养来的。

    可下了才知道。

    这厮和自己的水平事实上是不相上下的。

    这倒是勾起来他的胜负欲了。

    平时和那些高手下棋,不管是蔡邕,胡昭,戏志才,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心思缜密无比,棋艺高超无敌的人,哪有什么胜负欲啊。

    即使输了,他们也是让步让的非常明显的哪一种。

    和曹操下棋有好处。

    那就是曹操即使再落魄,也不会在这方面来讨好他的,曹操这人,还是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的,他可以被折磨,但是不会乞求生存。

    而且这时候曹操一股气,还真想要在棋盘上教训一下牧景,最少不让自己这么憋屈,要是能让他一怒之下,把自己给砍了,那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两人下的,那一个精彩的。

    足足下了一个半时辰,这一盘棋牧景才以一目之优势,险胜了曹操,曹操却一脸生无可恋:“下棋都下不赢,活该输的这么惨!”

    “也不能这么说!”

    牧景笑了笑,把玩着手上的棋子,道:“你求生心太急了,论水平你和朕差不了多少,可轮心态,朕比你太好多了!”

    “成王败寇,你赢了,你怎么说都行!”

    曹操也很光棍的说道。

    “知道朕为什么找你下棋吗?”

    牧景突然问。

    “我也很想要知道!”

    曹操抬头,目光有一抹疑惑,看着牧景,说道:“难道是准备要杀我了,可即使想要杀我,以你今时今日的威势,不需要立威了吧!”

    一年前,牧景或许还需要用他的脑袋来立威,但是如今,一统天下的牧景,已经不需要了,他只需要无声无息的让自己死在牢房之中,就没有人会记起来自己了。

    “要杀你,早杀了,你都来不了渝都城!”

    牧景道:“朕今日观雪,有些伤感,就是想要找人聊聊天,感觉你还不错,就让你来下盘棋,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不会!”

    曹操摇头:“牧景又岂会做简单事情,你牧龙图做么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算计!”

    “朕有这么可怕?”

    牧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在某心中,你必这个更可怕!”曹操道:“其实我知道,我早晚会输的,因为我不如你,我明知道朝廷这样下去,维持不住,却始终不敢变法,你敢,你敢去做,你敢去得罪整个士族,你敢打翻了一切重建......“

    他有些感概:“即使这一战,我打赢了,最后我还是会输掉了江山,区别只是我自己输的,还是我的子孙输掉了江山,改朝换代,不是大势所趋,而是你牧景已经造就了大明的根基!”

    不想认可这一点。

    但是他心中却无法否认这一点。

    大明的变法,大明的新政,他看过无数次,他很赞赏,他很欣赏,最后却只能收起来,因为他不敢如此去做。

    他和牧景最大的不同,他的江山还需要士族支持,当初杀一个边让,已经让他身心疲惫,差点连豫州兖州都保不住。

    可牧景敢杀。

    牧景出身贼寇,本身来说根本没有太多的士族愿意支持他,他得到支持的是最底层的百姓,这反而然他有足够的支持去做这些事情。

    世家门阀,乡绅豪族,相对而言,都是属于士族阶层,而士族阶层,就是整个汉末最重要的阶层大部分诸侯都是在士族的支持之下才能招兵买马,建立势力的。

    如果你想要把他们给掀翻了他们自然会先把你给干掉。

    而牧景,贼寇出身,黄巾军所代表的就是大部分的穷苦百姓,和士族是完全不一样的的阶层,所以他敢去动这些人

    而且他的手段更高超,温润无声之中,用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手段来反他们,却让他们最后不得不吞下这口气。

    这就是大明变法,大明的新政。

    他相信牧景会成功。

    而只要牧景会成功,战场上他早晚会胜利,只是区别是这一战打赢了,还是下一次决战打赢了而已。

    “得到你曹孟德的一句的称赞,吾心安慰!“

    牧景露出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曹孟德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是非常高了,能够得到曹孟德的赞誉,他感觉有莫大的荣誉。

    “如今你是王,吾是寇,我的赞誉,能让你如此在意吗?“

    曹操眯着眼眸,看着牧景。

    “是贼还是寇,青史会断,朕说了没用,不过在朕的心中,你一直都是一个自己,你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朕也想要,或许我们的路不一样,但是目的还是一样的,你想要百姓过得好一些,朕也想要百姓不受到战乱的影响,你选择汉室,朕选择了自己而已!”

    牧景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

    曹操突然大笑起来了:“有你牧景这句话,吾已无憾了!”

    “朕说了,朕保你,不是为了让你死的!”

    牧景道。

    “天下容不下我的!”曹操冷然的说道:“你非常清楚,不管我有没有异心,我的输不输得起,我只要走出去了,我就是你最大的隐患!”

    “你所理解的天下,和我所理解的天下,不一样!”

    牧景摇摇头。

    曹操眯眼,目光有些萧冷,这牧景,越发的感觉牧景的葫芦里面不知道买什么药,让他感觉有一丝丝的不安。

    这种感觉,是对未知的一种恐惧。

    “好了!”

    牧景摆摆手,道:“看在你和朕下了一盘棋的份上,朕可以给你一点透露,大明刑法律条上,会增加一些刑罚,比如流放!”

    “流放?”

    曹操问:“流放边疆吗?”

    “可能比你想得更远!”

    牧景道:“你耐心**一下,等到朕把筹备工作做好了,你就准备启程吧,或许此生不再见,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再遇,但是朕相信,这已经是对你,对朕,对大明,对天下,都是最好的安排的,至于是生还是死,这就看你自己的!”

    “海外?”

    曹操突然吐出了两个字。

    “曹孟德就是曹孟德!”牧景无奈的笑了笑,给他点信息,他总能想到答案的,这就是曹操,历史那个千古枭雄,他的聪慧能和谋士并列。

    “你当真不怕?”

    曹操咬着牙。

    “怕什么?”

    牧景反笑:“朕能打你一次,就能打你十次,天下都是朕的,真又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吗,如果你能活,那是你的命,如果你活不了,那也是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