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玄门小霉神

首页
033小乔局长
    玄臻过来一看,气氛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什么师兄师弟都喊上了,当即人都傻了。

    “什么情况?”玄臻惊疑不定的看着几人,总觉得这短短二十分钟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

    迟霜寒咳嗽一声,主动勾着玄臻的脖子往旁边灌木丛走去,低声说:“大概问了一下,沈家这小子和笔仙游戏应该没什么关系,今天都是误会。”

    “误会?”玄臻一听这两个字,瞬间炸毛,抬高声音说:“那他召唤厉鬼砍我、还有他的身份,难不成都是误会?”

    玄臻特意强调:“那可是厉鬼,那可是沈家!”

    “我不耳背,你小声点。”迟霜寒把玄臻想要往后扭的脑袋一巴掌按了下去,说:“刚才看见沈飞鸾手腕上那串珠子没有?”

    玄臻先前就注意到了,没好气的说:“废话,他不是说捡的嘛?”

    “你去给我捡个试试?祁尧天送他的,亲自送的。”迟霜寒简直服了玄臻这一根筋的脑子,难怪刚才在警察局,被沈飞鸾牵着鼻子走。

    玄臻表示不能理解,狐疑道:“不可能啊,祁少怎么可能会和沈氏余孽有牵扯?”

    迟霜寒拍了拍他肩膀,说:“祁少的心思你别猜,但这小子必有过人之处,现在的情况就是,祁尧天摆明了要护着他,你说话注意点,别一口一个沈氏余孽。”

    玄臻表示很不服气,余孽就是余孽,戴罪一族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他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服憋着。”迟霜寒一眼就看透玄臻的心思,说:“除非你能打得过祁尧天。”

    玄臻:“……”

    擦,这还真打不过。

    今晚就是一团乱麻,迟霜寒忙着回去汇报情况,祁尧天要送沈飞鸾回去,几人就在这里一拍两散。

    回去路上,沈飞鸾坐在副驾驶上,就等着祁尧天问话。

    祁尧天倒是没开口,就是半路接了个电话。

    调查局那边打过来的,看样子迟霜寒打报告的时候,也没忘了把他报上去。

    调查局那边还挺客气,说:“祁少这个监视人,做得还挺称职。”

    祁尧天开车,所以链接车载开了外放,并不避着沈飞鸾。

    “纠正一下,不叫监视人,是监护人。”祁尧天侧过脸,看着旁边的沈飞鸾说道。

    沈飞鸾原本听着没觉得怎么样,但祁尧天闹这一出是要哪样?

    他又不是根木头,祁尧天这种不动声色的暖,这谁扛得住啊?

    “……”调查局那边像是被噎了一下,过了几秒才说:“监护人就监护人,笔仙事件你了解多少?”

    祁尧天在调查局总部有挂名,甚至每个月都领固定工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许多稀奇古怪危险等级高的高级别案件,总部那边也经常找祁尧天来做。

    尤其是这个案子就发生在榕市,找祁尧天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

    祁尧天心里有数,说:“来龙去脉不太清楚,结果倒是一目了然。”

    调查局那边说:“山海学院已经报上来了,我们这边刚开完会,定性成故意害人的恶**件,级别暂时还没提升,依然是玄级,后续会不会调整要看调查结果。”

    祁尧天说:“级别另说吧,不重要。”

    调查局:“上面决定让榕市调查办和山海学院联手调查,我们这边倾向于有玄门中人暗中操控,具体消息等明天你去一趟调查办就能看到。”

    祁尧天说:“警方那边联系了吗?”

    调查局:“刚联系过,两边已经做了案件移交,全部由我们调查局接手了。”

    玄门一直都和**高层官方有合作,灵气复苏的当下社会,各种灵异案件层出不穷,已经不是寻常警力能够处理的了。

    玄门中人作案,靠的是诅咒、符咒、歪门邪道的法术,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看不见摸不着,要是有人报案说自己被诅咒所以快死了,别人会当他是神经病。

    这种情况下,为了弥补犯罪盲区,玄门就制定了只针对行内人的法则。

    法律审不了的,玄门来审,科学解释不了的案子,就用玄学来解释。

    说到底,维护人间安稳,是玄门与生俱来的职责所在。

    调查局那边话锋一转,说:“祁少,还有一件事,得你来帮忙斡旋。”

    祁尧天:“说来听听。”

    调查局:“沈飞鸾画符的事情,我们这边也听说了,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毕竟也牵扯到一二,明天调查局这边会有人找他谈话,没别的意思,就做个简单的调查笔录,总得留个纸质文档交差,你说是吧?”

    沈飞鸾挑了挑眉梢,转头和祁尧天对视一眼,笑了一下。

    调查局那边肯定没想到这个时间点了,他还跟祁尧天在一起。

    祁尧天也笑了,说:“这种事儿,你要不直接问当事人?”

    调查局打着哈哈:“别啊,你不是他监护人嘛,得先经过你的同意。”

    沈飞鸾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便开口说道:“小乔局长,我是沈飞鸾,明天你的人想去哪儿做笔录,你打我电话通知一声就行了。”

    小乔局长:“……”

    沉默是今晚的局长小乔。

    气氛一时间着实有些凝重,祁尧天对着沈飞鸾竖了一下大拇指。

    好一会儿,小乔局长才口吻复杂地说:“飞鸾啊,你和祁尧天在一块儿呢。”

    沈飞鸾笑着说:“啊,是的,我俩还在一块呢。”

    小乔局长似乎受到冲击,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感慨万千道:“年轻就是好,身体真棒,不过你俩悠着点儿,咱们玄门中人,还是很讲求修身养息的。”

    沈飞鸾一时间没听懂,说:“谢谢领导关心,我俩身体还不错。”

    祁尧天倒是挺明白了,似笑非笑说:“乔局早点休息吧,明天下午我去调查办的时候,顺便把飞鸾捎过去,就这么定了。”

    乔局觉得安排很合理,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祁尧天觉得沈飞鸾总会给他带来新的惊喜。

    “你之前和乔局打过交道?”祁尧天问。

    “我以前住山里,连个身份证都没有,之前下山来念书,调查局那边有人专门接我去总部接受调查,就是小乔局长负责的。”沈飞鸾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回忆了一下,说:“小乔局长人还挺好,就是胆子有点小。”

    沈氏出山,调查局那边敏感一些也正常。

    戴罪一族受了天罚,同时也意味着除了天道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没资格责罚。

    所以沈氏可以在人间行走,他们可以修炼玄术,甚至可以在玄门当中,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诚如沈飞鸾所说,沈氏隐世而居,只是祖宗的选择罢了,如今他不想避世了,也没人有资格赶他回去。

    可调查局那边紧张啊,他们已经近百年没和沈家的人接触过了,沈家现在是人是鬼,是好是坏,谁都说不准。

    毕竟在玄门这百年历史上,沈氏一族完全是一片空白,甚至如果不是沈飞鸾突然将他兄长送入崂山大狱,之后带着额头的鬼枷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会以为沈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灭族了。

    对于未知,人总是会感到异样和害怕。

    祁尧天扫了眼沈飞鸾,说:“乔局敢一个人去鬼域抓逃犯,你居然说他胆子小?你这是对他有什么天大的误解?”

    沈飞鸾:“……”

    祁尧天说:“我还真挺好奇,你到底对他做过什么?”

    沈飞鸾想了想,说:“我没对他做过什么啊,就是当时调查的内容,有一项是测试控制力,可能我的表现,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

    祁尧天纳闷儿:“自控力测试有什么特别玩法?”

    沈飞鸾勾着唇角说道:“他们给我讲测试规则,我瞅了一眼,觉得全套做下来得两个小时,太浪费时间,就直接召唤三只厉鬼同时攻击小乔局长,然后在最后一秒让它们全部停手,退回鬼域。”

    祁尧天:“……”

    “调查局的人觉得我控制能力很强,这项直接给我过了。”沈飞鸾满脸从容淡定地说起过往。

    祁尧天忍不住闷声笑起来,沈飞鸾也真是个人才,闷声不响来个大的。

    调查局那边估计成立以来都没遇到过这样证明自己自控力的玄门术士,小乔局长当时估计整个人都傻了,被三只厉鬼同时指着脑门,这哪怕对于身经百战的天师来说,也是晚上能做噩梦的经历。

    但凡沈飞鸾控制能力差一点,或者心思歪一点,小乔局长恐怕就会血溅当场。

    “难怪他那么小心翼翼。”祁尧天很能理解小乔局长的心理负担,这换成谁都得怂啊。

    “这也不能全怪我,我脾气本来就不好,去调查局的时候,他们关着我问东问西搞了四五天都不放人,我也是被他们弄烦了,才来了这么一招。”沈飞鸾认真解释道。

    其实沈飞鸾习惯了我行我素独来独往,旁人误会就误会,他从来不在意,反正看不惯打一顿就完事儿了,也不是打不过。

    作者闲话:

    感谢草薰风暖和四时春秋_风花雪月两位亲亲的礼物(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