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没想当富豪

首页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生意吹了
    豪华包厢中,六爷端着酒杯,对面是一个中年男人,两人脸上都带着笑。

    喝尽一杯酒,两人勾肩搭背说笑。

    秦涛和六爷算是酒友,凑到一起必定喝多。

    此时两人已经放松下来,耳朵都有些泛红,一看就没少喝。

    秦涛给身边人夹一筷子菜,感慨道:“兄弟,没想到能在上海见到你,上次见面还是半年前,真是好久不见啊!”

    六爷笑着拍拍他,高声道:“可不是,这次要不是姜海那小子告诉我,都不知道你也在上海。”

    秦涛有些惊讶:“姜海也在上海?”

    六爷笑道:“谭总在上海开两家酒店,还弄点别的产业。”

    这让秦涛眼神一亮,惊喜道:“谭总在上海?”

    见六爷点头,有些疑惑道:“之前没听说谭总在上海,怎么回事?”

    江州首富来上海做生意,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来这两天,怎么没听见风声?

    在他疑惑的时候,六爷笑道:“谭总的身份别人不知道,当初就说出来看看,谁知道会弄给出这么多生意。”

    说到这里六爷就叹气,自从谭明阳来上海,江州那边就是他们看着。

    有个当甩手掌柜,对他们放心的老板,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秦涛诧异,许久之后道:“还是谭总会玩。”

    六爷点头,沉吟一瞬问:“听说你最近在和姚家谈合作?”

    听到关于生意的事情,秦涛坐直身体:“你怎么知道?”

    六爷笑道:“姜海调查姚家的时候发现你来上海。”

    这话让秦涛一愣。

    姜海调查姚家,必定有目的,总不能是闲的。

    看一眼身边的六爷,眼神微闪。

    能指使姜海和六爷的人,只有一个人。

    谭明阳调查姚家干什么?

    忍了许久,最终还是好奇问出口:“兄弟,我和姚家确实要合作,你给个准话,姜海调查姚家,是好事坏事?”

    六爷深看他一眼,吃一口菜,慢条斯理道:“不是姜海要调查,是谭总。”

    秦涛心中闪过‘果然’二字,继续盯着六爷。

    具体事情他也不知道,六爷只能提醒他:“姚家和谭总没有生意往来,姜海说怕你被牵连,所以让我告诉你一声,估计是姚家惹到谭总。”

    秦涛和谭明阳只见过几面,不过对这人有一定了解。

    那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

    姚家被盯上,必定是做了什么事情。

    秦涛来上海找合作对象,并不是非姚家不可。

    谭明阳的手段和财力,他在江州见识过,不想亲身体会。

    所以在这一刻,他痛快放弃和姚家合作的想法。

    又多问两句,六爷都表示自己不清楚,只能作罢。

    问不出更多消息,只能表明自己的立场。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看好姚家,回去就让人把他们从合作名单中划掉。”

    六爷笑而不语,只是端起酒杯和他碰一下。

    秦涛眼珠一转,继续道:“你和谭总说一声,过两天我一定上门拜访。”

    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六爷点头:“我一定带到。”

    两人喝酒到深夜,分开的时候都已经大醉酩酊。

    .....

    次日,秦涛就让吩咐人去通知姚家,之前商量的合作作废。

    姚峰得到消息,整个人都蒙了。

    之前两人已经定下口头约定,对方突然反悔,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生意可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就这么吹了,姚峰自然不甘心。

    带着礼物,直接上门。

    刚开始,秦涛不见人。

    后来见对方不离开,诚意十足,便下楼去和对方说清楚。

    两人见面,脸上依然挂着笑,七分虚伪,三分勉强。

    姚峰最先开口:“秦总,说好的合作,你突然反悔,到底是为什么?”

    秦涛抿嘴,两秒之后歉意一笑:“姚总,不好意思。”

    听到他的话,姚峰脸色难看。

    自己都亲自上门,对方还是坚持不合作,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

    这个合作对姚家来说很重要,决不能就这么前功尽弃。

    姚峰神情凝重,沉声道:“秦总是对姚家给出的条件不满意?”

    秦涛摇头,无奈道:“不是条件的问题,而是.....”

    姚峰挑眉,追问:“而是什么?”

    秦涛没有在开口,叹口气,起身歉意一笑:“对不住了姚总,合作的事情就这样。”

    见他要离开,姚峰赶紧拦住,继续追问。

    几次下来,察觉到对方态度坚决,疑惑不解。

    到底是什么让秦涛这么坚决不和姚家合作?

    既然合作不成,那就想办法弄清楚隐情。

    脸上露出苦笑,开始套交情:“秦总,我们也算朋友,买卖不成仁义在,看在我诚心要合作的份上,告诉我原因,让姚家‘死’个明白。”

    说好的合作突然反悔,加上对方又确实诚意满满,秦涛有些理亏。

    沉默良久,最终暗示道:“姚总的方案和条件都很好,只是受人之托,和姚家无缘。”

    受人之托?

    姚峰眼神一闪,这是有人在暗中对秦涛说什么,让对方反悔。

    刚才秦涛说不是其他公司条件更好,说明不是竞争对手,那还有谁这样针对姚家?

    眉头紧锁,看向秦涛:“麻烦秦总再说明白点。”

    秦涛‘啧’一声,犹豫片刻,道:“明天我要去阳光酒店拜访谭总,就不和你多聊。”

    拍拍姚峰肩膀,大步离去。

    留在原地的人,良久才回过神,脸上有愤怒有诧异。

    之前谭明阳没动静,他还以为对方不会在做什么。

    没想到出手就把姚家最重要的合作搅合黄。

    不过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矛盾,至于吗?

    怒气冲冲离开,开车就要去阳光酒店质问谭明阳。

    半路上,理智回归,车停到路边。

    坐在车内,姚峰怎么也想不明白,秦涛生意做的已经很大,不然自己也不会上赶要合作。

    为什么会听谭明阳的话,说不合作就不合作?

    还有刚才他说什么‘去拜访谭总’,语气中满是敬畏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不对劲的姚峰让司机掉头,先回公司。

    调查清楚在决定下一步怎么做,看还有没有办法挽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