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漫之开局一把斩魄刀

首页
第四百八十三章 真正的凶手
    “对了,差点忘记那个了。”

    黑猫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毛,说道:“我从奈格尔手里抢走的灵薄狱碎片,应该还藏在那做酒店的下面,你去把它拿走吧。”

    “你说的是这个?”

    洛德顺手从旁边的阴影里,拉出一个暗红色的不规则晶体:“我之前出来的时候,顺手就把它拿走了。”

    “没错,就是这个。”

    米迦勒微微点头,道:“灵薄狱是所有地狱的最底层,是地狱最初时期的形态与权柄体现,有了这个东西以后,你的地狱位格应该能增强不少。”

    “啧”

    洛德神情略微有些怪异。

    一个镇守天堂最高阶的炽天使,反过来教他一个地狱魔王变强,这画面不管怎么看,都充满了浓浓的违和感,不知道要是梵蒂冈的教皇知道了,脸上会做出怎样精彩的表情。

    “你的思维太狭窄了”

    米迦勒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说道:“天堂和地狱的关系是共存,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死敌,二者就像是一张纸的正反面,存在于世界的正反两侧,无论谁都是不可或缺的。”

    “可你们跟恶魔的关系,好像并不是这样?”洛德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天堂与地狱共存,并不意味天使与恶魔是共存的。”米迦勒并未有半点不耐烦,细心地解释道:“还是用一张纸来举例,人间就是这张纸本身,而天堂和地狱依附于纸的正反两面。”

    “天堂享受着光明的一面,地狱孕育着黑暗的一面,人间维系着两者的存在,三方都无法过多干涉其他世界,却又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但不是所有人都满足于现状,诞生于地狱恶劣环境的恶魔们,常年承受着残酷的‘黑暗面’,在无尽的负面情绪以及邪恶下,嫉妒着天堂和人间的环境,最终滋生出了其他的想法,想要索取更多的灵魂,从而脱离地狱那样的残酷环境。”

    “可是这样一来,势必会破坏‘纸’的本身。”

    “所以象征着光芒的天堂,就要来阻止孕育着黑暗的地狱?”洛德道。

    “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米迦勒舔着爪子,淡淡的道:“真正的原因很复杂,但总体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毕竟光明与黑暗的争斗,是宇宙中永恒不变的真理,不是吗?”

    “听起来似乎确实有点道理。”

    洛德仍旧听得一知半解,不过他也懒得关心天堂和地狱的矛盾,话锋一转道:“我还有个问题,你和康斯坦丁两个人,是怎么来到1915年的纽卡斯尔?”

    这件事,一直让他感到很奇怪。

    在消灭残缺之神以后,他的记忆就全部回归了,自然是记起了米迦勒和康斯坦丁,去纽卡斯尔是为了拯救多年前,被康斯坦丁错误咒语召唤来的恶魔,强行夺走的女孩阿斯特拉。

    但这俩人所处的时间线,可是2008年啊,是怎么突然回到1915年的呢?

    迎着洛德困惑的目光,黑猫舔爪子的动作一僵,随即语气颇为无奈,道:“如果我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相信吗?”

    “这连你都不知道?”洛德眉梢向上一挑,露出了十分诧异的表情,但看米迦勒的眼神却又不似作伪,一时间感觉有些稀奇。

    即使米迦勒没有加百列的全知之眼,但也不至于连这种事都不清楚吧?

    “我是真的不清楚”米迦勒叹道:“当时我和奈格尔交手,刚从祂体内扯出灵薄狱碎片,就突然被一个魔法阵笼罩在内,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传送到了这个时空。”

    “那魔法阵有专门针对克制天使的咒文,迫使我用炽天使之力进行抵抗,再加上之前与奈格尔交手消耗巨大,最后不得不用神圣庇护魔法,将自己和灵薄狱藏在里面,等待力量重新积蓄。”

    整件事情到这里,其实基本上脉络清晰了。

    难怪米迦勒一出场,就被人泡在罐子里面,原来是之前与魔王之一的奈格尔交手,导致炽天使之力消耗过大,这才被人类钻了空子啊。

    炽天使行走在人间,会受到维山帝的契约限制与监督。

    不管是米迦勒还是加百列,祂们都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而且炽天使之力是用一点就少一点,重新积蓄要消耗大量时间,除非选择回归天堂。

    可一旦回归天堂,再想下来就困难了。

    所以降临在人间的炽天使,都秉承着能讲道理,就尽量不去动手的原则。

    毕竟祂们的每一分炽天使之力,重新积蓄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以及教廷凝聚的庞大信仰之力,可以说是相当不易了。

    洛德突然明白为何米迦勒眼神里,有种恨不得抽死他的感觉了。

    自己辛辛苦苦积蓄起来的炽天使之力,结果被他刚才那一通放肆的挥霍之后,几乎相当于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米迦勒能不想抽死他么?

    “你最好小心点,我总觉得这件事还没有结束。”米迦勒语气有些凝重,道:“那个暗中偷袭我的法师,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虽然这次召唤仪式失败了,但他肯定还会再出手的。”

    “嗯我明白。”

    洛德揪着紧皱的眉心,头疼道:“看来威尔伯·沃特雷,并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有一个人隐藏在暗中,而且还能使用如此强大的时间系魔法。”

    仔细想想

    会强大的时间系魔法,且可以转移炽天使。

    纵观整个地球,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寥寥无几,最有可能的就是至尊法师!

    难道是古一干的?

    洛德陷入了沉默,那个光头女人虽然神神秘秘,但应该不至于干出这种事,况且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召唤一个星空深处的古神。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有关于凶手的思路了?”米迦勒一跃而起,落在了洛德肩膀上,抬起肉垫按了按他的脸颊。

    “至尊法师古一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洛德问道。

    “完全没可能”

    米迦勒略微有些失望,道:“维山帝不会放任她乱来,况且如果真的是她,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说的也是。”

    洛德叹了口气,道:“对了,你们两个怎么回原来时空?”

    “这个不难。”米迦勒淡淡道:“我在被拽进时空魔法瞬间,留下了一个天堂的特殊印记,只要激活就可以带我和康斯坦丁回去,你既然能过来,应该有办法能回去吧?”

    “阿戈摩托的时间假象,古一给我的魔法印记。”

    洛德亮了亮手背的神秘眼瞳符号,又道:“既然你们可以回去,正好顺便帮我个忙,寻找一个同样被丢入这个时空的女人,她叫维吉尼亚·佩珀·波兹,斯塔克集团的ce。”

    “找人的魔法,那边的家伙比我熟悉。”米迦勒抬起猫爪子,指了指一边昏迷的康斯坦丁。

    “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洛德微微颔首,长舒一口气,道:“等他醒来以后,找到了那个女人,我们就可以回原来的时空了。”

    “喵呜~”

    米迦勒打了个哈欠,眼皮慵懒的耷拉下来,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需要睡一会儿,抱着一只猫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吧。”

    “你是不是忘了康斯坦丁?”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黑猫便钻进了他的衣服里面。

    最终,洛德只能抱着黑猫,拖着康斯坦丁,慢悠悠的朝外面走去。

    破败不堪的废墟中。

    空间突然如波纹般,荡起阵阵激烈的涟漪。

    一个身形削瘦的男人突然出现,伸手捡起了地上掉落的金色怀表,轻轻的按压了一下顶部。

    金色的表盖咔哒一声弹开,露出了里面破碎的透明表盘,以及嵌在表盖内部的一张黑白照片,那是一个有着柔顺长发,外貌相当出众惊艳的女人。

    “又失败了么”

    男人的碧蓝色眼眸中,充斥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痛苦。

    沉默了不知多久以后,男人缓缓的合上了金色表盖,眼神异常坚定的道:“但是没关系,下次我一定会成功,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拯救你,即使是毁灭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