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虚空极变

首页
第1725章 风鸣(中)
    翌日清晨,华阳如旧,凛风城东南方,青云街之内,并无张灯结彩,亦无人烟鼎沸,一切皆如往常,风平浪静。

    青云街后,路边两侧再无其他建筑,一目望去,唯有一座巨大拱门,仿佛一座城中之城。而此城占地极广,大抵相当于整个凛风城的东南方,只是城墙不高,泯于周围建筑不易察觉罢了。

    拱门之下并无守卫,但拱门两侧的哨塔之上,却有三班哨岗。这些人,虽非风鸣院学子,但却皆受过风鸣院大恩,可算作风鸣院的附属。

    而这些人,皆都在通过考核之后,被风鸣院授以特殊功法,目力耳力远超同阶,更是擅长轻身与弓箭之术,比起内城守卫也是不遑多让。

    穿越拱门,便是风鸣院外院,曾经鼎盛之时,单是外院,便有学子五千,更有专司学子起居用度之商贾。只可惜,如今风鸣院已然没落,如今早已没有内外两院之分,而学子的数量,更是不过三百。

    因此,让这座城中之城,显得颇为冷清,街道之上,几乎见不到行人。

    若说风鸣院整体看去,乃是一座城中之城,那么内院看上去,才更像是书院一些。沿青云街拱门进入风鸣院,直行十里过后,便可看到一座学府,正是风鸣内院。

    如今的风鸣院即便已经落寞,但其华贵却是如旧,学府之外,设立山门,有学子轮值把守,比之一般江湖门派,还要气派几分。

    ....

    风鸣院虽是书院,但却亦是天启五院,所以其所收学子,可并非单纯的书生。除了考究策论学识之外,武力亦是学业的一部分。

    所以准确来说,天启五院的学子,行走江湖之时,与江湖人也并无太多不同。既是江湖人,便有江湖人的习性,因此风鸣院之中,不乏八卦之人。

    今日,正是休憩之日,一众学子无早课之嫌,轻松惬意。其中三两成群,打算前往外院,悠然度日,却在此时,迎面跑来一人。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我知道那人是谁了!”

    说话之人,年纪轻轻,虽穿着一身正气凛然的学子服,但说起话来,却无半分斯文与儒雅。而他如此举动,换来的则是两种不同的态度。

    因为并非人人皆好八卦,也并非是人人都能学以致用,讲究君子之仪。

    “说来听听。”

    原本三两成群之人,眼见来人靠近自己,当即是一把将其拽了过来。而周围好事之人,则是纷纷朝此聚拢。

    而这报信之人,本就是想要将自己探听来的消息,告知众人,享受旁人听到此消息之后,吃惊愣神的表情。所以,他并不打算隐瞒这个消息,但却选择大声开口,卖起了关子:

    “我们都已知晓,风鸣院选择弟子,一向是每年一次,宁缺毋滥,需经层层大考。然而昨日那人,却是空降于此,一切免试,这对我等而言,自是....蹊跷至极。”

    这位学子,原本是打算说“颇为不公”的,但在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后,终是没有这般作死,更改了自己的言辞。

    不过他怎样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听的人如何去想,此时心中皆升起一丝异样。

    “昨日,也有许多同窗看到那位灰衣前辈,但你们来风鸣院不久,多半是不清楚,那位前辈的真实身份。如果你们知道他是谁,就不会奇怪那人为何能免试进入风鸣院了。”

    “七郎,莫再卖关子了,你最近可是越发像个说书人了!”

    与其相熟之人,知晓他的性格,但却不想他继续在此,对昨日内院之中现身的神秘人品头论足。因为看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执事对他谦卑的态度,便已能看出此人地位超然,只是不知具体身份罢了。

    “好好好,诸位也不必再猜了,那位灰衣前辈,乃是咱们风鸣院的前任学丞。”

    “前任学丞?!”

    四字入耳,一众学子,心中各有惊涛骇浪,只是喜怒形于色者,在于少数。他们原本是想要听一幢八卦,却是想不到听来了这一则信息。

    如今的风鸣院,山长与祭酒正在闭关,眼下职务最高者,便是学丞。而曾经风鸣院之中,曾有过传言说,如今的学丞得位不正,只是代理学丞。

    而如今,前代学丞现身风鸣院,这一前一后两代学丞,定然是会擦起一些火花的。

    “等等...七郎,你是想告诉我们,那人之所以能够免试进入风鸣院,乃是这位前任学丞举荐的?”

    眼见众人面色各异,先前与报信之人交好者,此刻再度开口。他虽然喜欢听八卦,但却不希望自己的朋友,被迫卷入这场不久将来会发生的争斗之中。

    自己四人乃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喜欢听八卦,但却不愿成为八卦。所以,此时需要一个转移众人注意力的话题,而昨日空降的少年,正是最佳人选。

    “哈哈哈,不错!我从代博士口中得知,此子之所以能够免试入学,正是因为那位前辈,使用了每年一个的举荐之权。”

    这被称作七郎的男子,并非属于三大家族之一,但也是城中富户,一向是神经大条。如今根本无法理会好友的解围,一句话的功夫,又将话题转移回了那位灰衣前辈的身上。

    “可是...举荐之权,不是只有学丞才有么?前任学丞为何能够....”

    终于,人群之中,有人提出了疑问,而这个疑惑,便如潮水一般,在众人心中扩散。而就在此种情绪,越发蔓延,即将不可收拾之时,那位七郎忽然大声喊道:

    “看我这嘴,当真是开了光的!咱们才说到这里,人就来了!”

    说罢,便抬手一指,指向东南方,众人朝其所指望去,议论之声,戛然而止。

    首先入眼者,乃是一只机关竹椅,其上坐着一名,风鸣院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倒并非是昨日的少年,而是柳瘟。

    “柳师兄....柳师兄...”

    今日在此之人,多半年纪不大,而且入门不久,虽然平日里,他们在心中很是瞧不起柳瘟。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却还是要称他一声师兄。

    更何况,昨日那灰衣前辈,正是带着柳瘟,强势现身,质询执事是何人对自己的师侄动手,打断其双腿。执事谦卑的神色,与以往高高在上成鲜明对比,更加印入人心。

    但今日,众人所在意的,却并非是这位柳师兄,而是其身后,推竹椅之人。

    少年身穿红白相间的学子服,一只玉簪束发,样貌清秀,看起来人畜无害。此时推着竹椅前行,却似是在专心走路,不去看旁人。

    众人此时,对于“关系户”颇为不满,尤其是这少年昨日,几乎全程未曾开口,而且始终跟随在柳瘟身侧,像极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孩童。

    这便让众人,更加有了一种,宣泄情绪的冲动。于是,人群之中,与柳瘟年纪相差无几的几人,此时出声朝着其吆喝开口。

    “这不是新来的小师弟么?怎么,还不来见过诸位师兄么?”

    此言一出,少年面上毫无表情,仍旧缓步推着竹椅前行,柳瘟却是右拳紧握,冷眼望着周围这些人,若是眼神能够杀人,这些人如今已经系数重伤了。

    至于为何不是身死,原因很简单,柳瘟不想杀他们,或者说他此刻是想要救他们。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身后推竹椅的,可不是什么新来的小师弟,并非是什么良善之辈。

    而是与三师叔达成某种共识,隐瞒身上书山内门信物,以普通人身份,空降风鸣院的蓑衣少年。柳瘟很是清楚,此刻他闭口不言,不代表以后不会一一报复。

    虽然自己与这些人没有什么交情,但他们却毕竟是风鸣院之人....

    “你们若是太过清闲,便去温习课业,在此聚众滋事,难道不怕师者责罚么?”

    见柳瘟开口之间,又是搬出师者,一些人引以为常,便要开口挤兑,似是忘记了昨日发生的一幕。同行之人,拉住其手臂之时,他的一句话,已然出口。

    “柳师兄这双腿如今还未痊愈,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嗯?”

    如今的柳瘟,已然得知三师叔出关,二师叔未死,且已重入六品。他如今的心境,与之前的颓然已经有所不同。

    所以心境的改变,让他处事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若是放在以往,他遇到这种情况只会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绝不会正面对抗。

    但此时,一声轻疑过后,柳瘟目光森冷,望向眼前之人。而后者虽然想起昨日的一幕,但眼下看着这位人尽皆知的无爪老虎,竟敢在自己面前抵抗,还是没能忍下一时。

    “怎么?柳师兄莫不是想要指点一下师弟的武艺?”

    柳瘟如今即便双腿痊愈,也是人尽皆知的不入流,功力全无。众人皆知,这说话之人,便是要以武凌人,无论柳瘟眼神如何犀利,都无法改变他如今功力全失的事实。

    所以此时,结局已定....

    可就在此时,一个在众人听来,十分陌生的声音,淡淡响起,正是....

    “我之前便同你说了,这世上愚者众多,往往看不清自己的状况,对于这些人,只凭言语,教化不了多少,只是浪费时间。”